北郡修道院,艾泽拉斯王国的大后方,几乎所有的伤患都集中在这里接受牧师们的治疗。而暴风城几乎所有的牧师都出自这里,是人类王国之中仅次于洛丹伦光明大教堂的牧师圣地。

    这样重要的地方是戒备森严,林立的光明建筑标示着这里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艾泽拉斯王国人们心中最后的一片净土。

    然而当洛萨、卡德加和爱德华带着军队赶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景象让他们心中异常的愤怒。

    大火烧毁了这座神圣的修道院,到处都是洁白的尸体,鲜血在火光之中格外耀眼,还有那到处乱窜、高举着屠刀的绿色怪物。

    尽管心中的怒火烧红了脸庞,但爱德华还是习惯性地分析着眼前的局势。

    按照兽人的社会结构,袭击这里的似乎有两个兽人氏族。一个氏族的兽人手上大多都有黑色而巨大的利爪,一个氏族都有一匹雪白的巨狼作为战斗伙伴。前者冲入了修道院之中,展开了大肆的屠杀,而后者并没有参与袭击,一直都在寻找着什么。

    “根据迦罗娜所说的,这一定是兽人的黑石氏族和霜狼氏族。”爱德华语速很快道,“爵士,不要被愤怒蒙蔽了双眼,迦罗娜没有欺骗我们,看霜狼氏族的行为,他们很可能不是我们的敌人,而他们的此行的目的仅仅是想要救出他们的同伴而已。”

    洛萨摇了摇头道:“不,爱德华,你错了。兽人之中虽然也有还保存着理智的,但这是战争。在两个种族激烈战斗的时候,他们再有理智都只会帮助自己一方的。士兵们!跟我冲!消灭这些该死的侵略者,为我们的圣职者报仇!”

    洛萨带来的军队数量,远远超过了黑石氏族的人数,这些杀红了眼的怪物看到人类大军到来,纷纷被吸引了过来,和洛萨的军队展开了大战。

    正如洛萨所说的那样,战争是没有理智可讲的,那个身后披着雪白毛皮的霜狼氏族酋长看到这种情况,摇了摇头,加入了帮助同族兽人的战斗当中。

    爱德华略微想了想,一抖裹剑布,握住了星耀就冲向了霜狼氏族的酋长,迦罗娜口中所说的杜隆坦。

    洛萨的加入让北郡修道院愤怒而绝望的守军发出了一阵欢呼声,他们被洛萨的勇猛所激励,再度站了起来,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去为这些可敬的圣职者报仇。

    在这些人当中,一个高大的钢铁玫瑰异常的显眼,海莉身穿爱德华锻造的紫色瑞文戴尔精灵盔甲和利剑刺穿魔鬼头颅徽章的战袍,双手各持一柄战锤,脸上带着悲切和愤怒,在兽人的战阵中挂起了一股血腥旋风。她的身影始终没有离开过身后一群无法行动的伤患,用尽了自己的全力保护着她身后手无寸铁的人。

    重伤未愈的卡伦几次想要站起来,都以失败告终,他只能用自己嘶哑的嗓音怒吼着,为海莉和守卫们鼓劲。

    爱德华开启了勇气光环,顿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肉眼可见的圣光。所有在他附近的士兵们,都感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勇气从心底冒出,驱散了他们的恐惧,让他们所无畏惧。

    蓝色的狂潮穿插了绿色的恶魔,让这场战斗的优势向着艾泽拉斯王国这边倾斜。

    爱德华的突进速度很快,他在几名跟随他的士兵的协助下,很快突破了黑石氏族的防御,冲到了处在后方的霜狼氏族的面前。

    面对这个勇猛而神圣的人类,杜隆坦命令他的手下撤退了,他已经看出了这次营救和突袭计划终将失败。而他自己,则留了下来断后。

    星耀和杜隆坦的巨斧放生了一次强烈的碰撞,巨大的力量让两人同时后退了几步,都惊讶地看向了对方。

    兽人的力量是强大的,杜隆坦还是首次遇到在力量方面和他不相上下的人类。爱德华同样如此,他接近英雄级的力量,足以对付任何兽人,但却在这个霜狼氏族的酋长这里遇到了对手。

    战斗之中没有犹豫,两人稍稍楞了一下之后,再次发生了碰撞。

    …………

    洛萨浑身浴血地冲到了自己儿子的地方,看到卡伦没有收到任何伤害,就放下了心来。

    就在这时,一个皮肤并不是绿色的黑石兽人从洛萨的视觉死角杀出,粗旷的战锤狠狠地砸向了洛萨的背部。

    “父亲小心!”卡伦狂吼着想要将自己的父亲按倒,但是重伤的他根本没有这个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火光从远方飞来,正好命中了这个兽人,堪堪在他的战锤落到洛萨背部之前,将他击退,并让这个强壮的兽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紧接着,海莉硬拼着受伤杀出了战团,将这名黑石兽人牵制住。

    “洛萨爵士,你没事吧。”卡德加挥舞着他的法杖赶了过来。

    “谢谢你,年轻人。”洛萨欣慰地看着卡德加,“看来你在麦德那里学到了很多,至少准头很厉害。”

    卡德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还差得很远。”

    “你也是,我的儿子。”洛萨扶住卡伦,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能够看到你毫无畏惧的勇气,我感到很欣慰。”

    面对父亲的夸奖,卡伦满脸通红。但他很快看向了正在和那名兽人激战的海莉,发现他的同学在这名强壮的兽人面前,节节败退。

    “这个兽人交给我了!”洛萨站了起来,冲向了这名看起来是黑石氏族领头人的兽人。

    …………

    爱德华和杜隆坦的战斗渐渐脱离了北郡修道院,进入了树林当中。

    “你是霜狼氏族的酋长杜隆坦?”再一次荡开了对方的巨斧劈斩,爱德华向后退了几步,用纯正的兽人语问道。

    杜隆坦明显地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滚回你们自己的世界去,或许你们还可以保留一些族人。”爱德华盯着对方的眼睛道,“否则,你们将被屠杀殆尽。”

    “好狂妄的小东西。”杜隆坦被爱德华的话激怒了,他怒吼道,“我们已经没有家乡了,她已经被毁灭了,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从大门的另一边穿越而来。”

    “给我们一片可以生存的土地,我们保证不会再有侵略。”

    “愚蠢的野兽,你似乎分不清楚侵略者和难民的区别?”爱德华怒道。

    “野兽!”杜隆坦听到这个词汇,没有发怒,反而楞住了。

    他似乎在反思,又似乎在懊悔,自言自语道:“是啊,我们是野兽,没有了兽人往昔的荣耀,没有了先祖之魂和元素之灵的庇护,肆意地破坏所看到的一切,用武力征服。这和野兽有什么区别,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兽人了。”

    爱德华将星耀插入了地面,双手按在了剑柄上:“看在你们霜狼氏族没有参与袭击的分上,我可以放你回去。而且,我还可以帮你对付那个古尔丹。”

    “你怎么会知道古尔丹?”杜隆坦吃惊地看着爱德华。

    “如果不是迦罗娜说明了有你这么一个兽人的存在,我怎么会和你废话?”

    “迦罗娜跟你说了古尔丹?”杜隆坦更加吃惊了。

    “没错,我的想法和你们一样。在我看来,兽人的改变、你们先祖之魂和元素之灵的背弃、黑暗之门的建造、以及那种绿色的邪能等等,应该都是那个混蛋的阴谋。”

    “只要杀了他,你们还能回到你们的家乡,再次救赎回你们的荣耀。”

    杜隆坦愣愣地盯着爱德华看了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没用的,就凭你一个人,怎么杀得死古尔丹?你们人类的使者很多都是被吸光了生命,你根本不可能以使者的身份在部落里得到安全。”

    “当然不是以使者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兽人的身份。”爱德华道,“我会在一个月之后,以兽人的身份再次来到这里,你要做的,就是带着我去见古尔丹。”

    “暗杀可不仅仅只有你们兽人才会。”(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  穿越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