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这个简单的姓氏在东大陆是根本不可能看到的,只有在黑暗生物肆虐的东大陆才有。

    而爱德华·李就是东大陆曾经有名的猎魔人家族李家的后裔。

    李家是拥有厚重历史的战士家族,他们家族的大多数人一生都战斗在猎魔战线的最前沿,是所有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们最敬佩的一个家族。

    李家的人都拥有强悍的适应能力以及强大的抗魔性,这两个家族天赋给了李家人雄厚的战士资本,哪怕是面对深渊魔物的集群魔法攻击,都能够存活下来。

    只可惜,就是这样一个猎魔先驱的家族,在五年前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不知道什么原因,大量的深渊魔物突然突破了猎魔联盟的前方阵线,直接冲击了李家的家族,李家因此而灭族,只有当时并不在家族中的爱德华幸免。

    之后,爱德华莫名其妙地被猎魔联盟所通缉,罪名是通敌!

    聪明的爱德华在其中看到了阴谋,但此时东大陆上已经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所有曾经的战友为了高额的悬赏而不断地追杀他。他不得不冒着巨大的风险,抢下了一艘小船,横渡大海,最终成功地达到了西大陆。

    “灰色钢网”的捕奴队是在奥国西海岸发现的昏迷的爱德华。由于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身份标识,样貌也和西大陆的人类迥异,很明显是东大陆的难民,所以才成了捕奴队的奴隶。

    让“灰色钢网”的老板瓦里克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并不十分强壮的奴隶,却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入!

    十二岁的爱德华是李家的希望之星,小小的年纪早就在猎魔阵线上厮杀了有三年之久,他以前所要面对的,都是一些凶狠残暴、狡诈强大的深渊魔物,如今骤然让他和一些人类对敌,简直毫无难度。

    三年的时间,让爱德华成了奥国竞技场上的明星,凡是有他出场的角斗赛,基本都是满座。

    这次爱德华脱离奴籍的最后之战,更是盛况空前,就连奥国的老国王、各个军团的军团长乃至许久不曾露面的战士协会的会长,都来到了竞技场,观看他的角斗。

    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乐于助人是李家的家训,爱德华一直严格坚守着这些信条,认真地对待每一场角斗。

    他将仇恨深埋于心中,不断地锻炼这自己,期望有一天能够以强者的姿态回到东大陆,揪出那个导致李家灭族的罪魁祸首。

    在这之前,他就必须在西大陆扎下根,寻找让自己强大的道路。

    …………

    在一阵喧嚣当中,爱德华出场了。

    他此时还是半果着上半身,只装备了简陋的护肩、护手,下身穿着一条破旧的麻布裤子,腰间围着一条金属腰带,脚下踏着一双同样破旧的金属靴子。

    这样的装备,在贵族和将领们看来,简直连一个普通的士兵都不如。竞技场并不是没有好点的装备,只是为了能够满足贵族们血腥的要求,故意给角斗士们配备了这些简陋的装备,这已经成了竞技场的一种默认规则,连战士协会也不好说什么。

    爱德华身上唯一让人侧目的装备,就只有他单手握着的那柄重剑。

    有见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柄比爱德华还高的黑色宽刃重剑,通体都是用黑玛尼金属制造而成,就连剑柄握把也是如此,其重量哪怕是一名成年的兽人,都需要双手握持才能勉强挥动,普通人甚至拿都拿不动,而爱德华却能轻松地单手持剑,可见其力量的强大。

    对于李家猎魔人来说,重型武器是他们的首选,因为他们要面对的大多数对手都是一些体型庞大的深渊魔物,如果武器太小,根本不可能给对方造成足够的伤害。

    这次爱德华的对手也同样如此。

    将领级的深渊人蛛的出场,让竞技场的观众席上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

    那是一头体型犹如猛犸一般的巨兽,全身上下长满了恶心的黑色钢毛,底盘是一直巨大的蜘蛛,而在蜘蛛的头部位置却长出了半个人形。爱德华在他的面前,就仿佛一个巨汉和一个小孩一般。

    这只将领级的深渊人蛛明显是一只雌性,人身部分是一个拥有皱巴巴鳞片皮肤的女性,女性的脸十分丑陋,嘴巴部分还拥有蜘蛛的特点——两枚黑色螯肢从嘴角两侧露出,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深渊人蛛刚出场的时候,明显是被奥国的法师施加了禁锢类的法术,动作缓慢而僵硬,用凶狠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爱德华。

    “终于又可是重操旧业了,真是令人怀念的岁月。”

    爱德华看着深渊人蛛,脸上露出了笑容,举重若轻地挽了一个剑花,沉重的重剑发出呼呼的风声。

    他的这个动作让观众们发出了一阵阵地尖叫,其中不乏一些花痴贵族小姐。在过去的三年之中,爱德华并不缺少簇拥,其中尤以女性和佣兵人数最多。

    女性簇拥是喜欢爱德华那风格迥异的容貌,以及那强壮有力的身躯。而佣兵们则佩服爱德华的勇猛和无所畏惧的胆气。

    在所有女性簇拥之中,最狂热的非奥国的长公主、奥国上流社会有名的dang妇——兰雅·奥卡斯雷莫属。

    这位身材高挑窈窕、容貌艳丽的贵妇到了三十五岁都没有婚配,平时的生活作分十分糜烂,拥有众多的面首。但自从看到了爱德华之后,就恬不知耻地公然宣称要让爱德华在脱离奴隶身份之后成为她的丈夫——在奥国,没有功绩就没有权利,哪怕是一国的长公主,都无法轻易替一名奴隶脱籍。

    此时的兰雅正坐在老国王的身边,不顾贵族礼仪地大呼小叫,让老国王十分丢脸。幸好四周的贵族们对兰雅公主的德行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大惊小怪。

    “我的将军,你认为这个爱德华是否能够取胜?”老国王不再理会这个让他头疼女儿,转而看向了坐在他另一边的一名老年将领。

    这位拥有一头红色长卷发的老年将领,就是现任战士协会的会长、曾经的奥卡斯雷军统帅——兰斯洛特·克雷奇。

    “陛下,请不要再叫我将军了,我已经不问政事很久了。”

    “爱德华是一名真正的勇士,我看过他在三年之中所有的角斗魔法影像,虽然很模糊,但我可以肯定,他在三年之中没有一场角斗尽了全力。”

    “他拥有一颗绝对善良的心,所有和他对阵的角斗士,没有一个死亡或者致残的,在这个凶险的竞技场内,能够做到这一点,绝对要比直接致对手与死地更加难以做到。”

    兰斯洛特认真地对老国王说。

    “哦?没想到我们的将军对这个爱德华有这么高的评价。那么我是否可以将他征召到皇家侍卫当中,给我的小肯尼增加一股力量?”

    老国王和兰斯洛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不远处满脸通红的小男孩身上。

    肯尼·奥卡斯雷是老国王的孙子,老国王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的儿子早年战死在对兽人的战场上,现在只留下了一个年仅七岁的孙子作为奥国的储君。

    “虽然有点不合规矩,但如果陛下执意要做的话,我想不会有什么难度。”

    “陛下,现在最需要注意的,已经不是西南面的兽人了,您不觉得从去年开始,深渊魔物出现地太频繁了吗?”

    兰斯洛特将话题转移到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你说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交给了哈列斯处理了,我现在已经没有精力管这些事情了。”老国王显然不想对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不置可否地道。

    “哈列斯那个该死老头?他除了吃喝玩乐,根本不懂军事!”兰斯洛克看着有点疲劳的老国王,心中哀叹。

    忠诚的心让这位老将军对奥卡斯雷王国的前途感到十分担忧,不仅仅是因为随着老国王的年纪越来越大,高层们都开始变得腐朽起来,更因为最近不断出现的深渊魔物。对兰斯洛特来说,这些深渊魔物的危害,要远远大于他们的宿敌兽人一族。

    在两人的沉默中,角斗场上的战斗也终于开始了。奥国的法师们解除了深渊人蛛的魔法禁锢,并在角斗场四周撑起了一个巨大的防护结界。

    一摆脱魔法禁锢,那只深渊人蛛却并没有立刻上前攻击爱德华,反而伸展了一下肢体,意味深长地看着爱德华,口吐深渊语。

    “终于找到你了,猎魔世家的爱德华·李,今天就由我来结束你的生命!”

    然而,爱德华并没有露出惊讶,反而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用同样的深渊语道:“我料想的果然没错,你应该是深渊军团的战斗人蛛一族的精英,不太可能出现在西大陆寒冷的北方,也同样不可能被区区一支佣兵团所俘获。唯一的解释就是你们深渊军团已经将目光盯向了西大陆,或者是来追杀我的。”

    “那么,美丽而强大的女士,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故意被抓?难道你不怕被杀吗?”(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